隋文帝杨坚

隋文帝杨坚是华阴(今陕西华阴)人。青少年时期他在专门为贵族子弟设立的学校里读过书,但由于成绩不好,被讽刺为不学无术。虽然读书不行,但因为有父亲的关系,他在十四岁便开始做官。到560年,周武帝即位时,不满20岁的他已经做到了随州刺史。北周建德七年(578),周武帝病死,宣帝即位。杨坚的长女做了皇后,杨坚升任上柱国、大司马,掌握了朝政大权。年少的皇帝昏庸荒淫,在群臣中没有威信,于是,杨坚便开始准备取而代之。

  北周末年,矛盾激化。580年,宣帝病死,年仅8岁的静帝无力控制政局。外戚杨坚在官僚刘昉、高颎、李德林等人的支持下,以大丞相的身份辅政,乘机掌握了北周的军政大权。接着,他又派韦孝宽、王谊等镇压了尉迟迥、司马消难、王谦等人的反抗,大杀宗室诸王,消灭了北周残余势力,积极准备改朝换代。581年的正月,杨坚让人替周静帝写好退位禅让诏书,然后送到他的王府。杨坚假意推辞,最后才接受了大家的意思,穿上皇帝服装,登上心仪已久的宝座。这时的杨坚刚四十岁。建国号隋。

  隋文帝继位后,改年号为“开皇”。开皇年间,在政治、经济诸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整顿和改革。

  首先,改革官制。在中央,废六官,恢复汉、魏旧制,设三公、三师等。以尚书、门下、内史三省为最高权力机关。又于尚书省下置吏、礼、兵、刑(都官)、民(度支)、工六曹。在地方,把州、郡、县三级改为州县两级制(炀帝改为郡县二级),拟定九品以上官由中央任免;州县官三年一换,不得用本地人。从而建立起一整套相当严密的机构。

  其次,改革兵制。汉、魏以降,兵民分离。宇文奉泰创立府兵制,渐使兵民合一。文帝规定:府兵一面在州县落籍,耕种田地,“一与同民”;一方面仍保留军籍,轮番宿卫,从而使府兵制与均田制进一步结合起来。

  再者,改革刑律。581至583年,制成《开皇律》,废除北魏、北齐之枭首、车裂等许多酷法,强调“十恶”之条。

  第四,均田“减赋”。继续推行北魏以来的“均田制”,改定赋税,“轻税入官”。

  第五,整理户籍。检括户口,把人民加以编制。鉴于南北朝以来,百姓为逃避赋役,或诈老诈小,或依托豪强,或潜逃流亡,脱离户籍的情况,开皇五年(585),隋文帝下令“大索貌阅”,即根据年龄和体貌特征,检查户籍,发现隐瞒不实者,地方官就要判罪。另外,又颁布“输籍之法”,国家按财产的多少,划分户等,作为定样,颁布全国,然后再规定各等民户所应负担的赋役数量,并从轻定额。目的在于同豪强地主争夺剥削对象和劳动人手。

  这些措施,削弱了豪强地主的力量,扩大了王朝的统治基础,巩固了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同时也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使之呈现出繁荣的景象。

  588年3月,隋文帝下诏揭露陈后主罪状二十条,并抄录30万张散布江南,声言讨伐。10月,以晋王杨广为行台尚书令,以宰相高熲等为谋主,以杨俊、杨素、韩擒虎、贺若弼、等为主将,发兵51万8千,大举伐陈。

  在隋军大举进攻之下,陈朝边将飞书告急,而腐朽的陈朝君臣不做准备。陈后主陈叔宝,“荒于酒色,不恤政事”。陈后主和他的宠姬张丽华、孔贵嫔以及大臣江总、孔范等依然“奏伎纵酒,赋诗不辍”。

  589年正月,隋军渡江,如入无人之境。于是韩擒虎以南路、贺若弼从北路直逼金陵。陈朝大将任忠投降韩擒虎,引其进入朱雀门;贺若弼俘获陈朝大将萧摩间,从北掖门进城。陈后主这才想出一条“妙计”,与张丽华等藏入景阳宫枯井。隋军出而俘之,并俘其文武大臣。长江上游的陈朝军队闻金陵已破,后主已降,也都解甲投降。至此,陈朝灭亡。

  杨坚在建立隋朝、统一全国的过程中有很大的功绩,同时,他还在开皇年间创造了经济高速发展的奇迹。但是,到了晚年,他的缺点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主要表现在猜忌大臣,滥用刑法等方面。比如为了禁止官员贪赃受贿,竟派人去向官员行贿试探,如果有人敢收下,就立即处死。有个刑部侍郎听说穿红裤子可以帮助升官,就在上朝时穿着红裤子去了,他一看,非常生气,命令卫士将这个侍郎推出去斩首。大理寺的官员站出来阻止,说这种罪根据法律够不上死罪。他却说,你可惜他,难道就不知道可惜你自己的命吗?杨坚晚年还大量使用法外酷刑,即杖刑,在宫廷里就经常放着棒子。杨坚的迷信程度很重,不但信佛教、道教,还信阴阳五行、鬼怪、符瑞、土地神、山神,还有龙王,他都信。在北周时候,武帝曾经灭佛,杨坚这时则予以恢复,下令百姓可以自愿出家。杨坚在各地大建佛寺,正因如此,隋唐的佛教才兴盛起来。 废除学校 杨坚文化程度不高,认为文化没用,学校也没必要。到了公元601年,杨坚便将郡县的学校全部废除,只留下了中央的国子监,供官员贵族子弟们读书。

  杨坚一共五个儿子,都是独孤氏所生,但最后没一个儿子让他满意,包括杨广,在杨坚临死时也知道自己没有选对接班人,但为时已晚。 长子是杨勇,小时候很受父母喜欢。但长大后,杨勇却奢侈起来,这犯了父亲的忌讳,加上他迷恋女色,更让母亲讨厌,因为母亲最不喜欢男人有三妻四妾了。杨勇死时仅三十岁左右,但光儿子就有十个,而且不是一两个母亲生的。杨坚夫妻俩都不喜欢了,杨勇的太子之位也保不住了,最后被废为平民。 次子杨广,是儿子中最有心计的。很会伪装,对父亲表现得很节俭,对母亲表现得守规矩,只和正妃子亲近。最终代替了哥哥杨勇,做了太子。 三儿子杨俊,也是奢侈,贪恋女色,放高利贷剥削百姓。妻子为了报复他的冷落,在他吃的瓜中放了药,使杨俊得了病,后来又被父亲免官,后来,杨俊病死。 四儿子杨秀,不但奢侈,还总想效仿父亲,想着将来做皇帝。他的失败在于太显露,培植势力,编谣言为以后做皇帝造舆论。结果被哥哥杨广暗算,杨广唆使父亲把他调到了长安,然后寻找借口,强加罪名,杨坚在死前把他也废为庶人,即平民。 小儿子是杨谅,他在外地任职,也在积蓄力量,想以后争夺皇位。杨坚死时,他没有奔丧,而是起兵直奔京城,但很快被打败,做了俘虏。 最后的无奈 杨坚病重时让杨广等人进宫侍奉。临死时的杨坚终于看清了这个儿子的真面目,但也晚了。杨广写给杨素的信被送到了杨坚手里,信中是询问杨坚死后如何安排朝政。看了信,杨坚极为震怒。另一件事更让他伤心,就是他最喜欢的宣华夫人说杨广在夜里调戏她。杨坚这时才后悔让杨广做了太子,赶忙让人去找杨勇来。杨广听说了,赶忙将侍奉杨坚的人全部换掉,当天,杨坚死去,终年六十四岁。

  史书上没有说清隋文帝是如何死的。后人根据杨广的表现,猜测是他下了毒手。但病重的杨坚因为受刺激而死也不是没有可能。杨坚的谥号是文皇帝,所以后世称他隋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