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刚直的午台南塂杨姓人

午台南塂是杨姓人的圣地。很早想去看看,今天方了心愿。
早晨出门,骤下急雨。乘车沿滨海路西驰,不久至市政府。见志政,到午台南塂。
午台南塂在莱山区初家南麓。因地处午台村南,地处高坡而得名。走入南塂,四望浩然,颇有“五湖风景阔漫漫,鹭立沙滩宇宙宽”之感。村南有山,地虽不高,然颇显眼。人云自福山出,首入眼帘者即此山也。相传此山大有来历,乃一夜间忽然冒出之山。山上古时树木葱茏,境极优美。后有人欲劈山建水塔,使景观大遭破坏,令人惆怅不已。
南山有河,流经村中,曲而有情。村中有湾,泉水丰溢,据云从不干涸。世人多喜欢有山有水的居住地,午台南塂过去应当是这样的地方。
步行村中,巷路窄窄。沿路看去,古建筑极多。无意中在一古屋前止步,细细端详。忽遇老者,告曰此乃杨涤生故居。杨涤生祖上是官宦人家,自己却是个革命家,据说是初家镇最早的党员。十几岁参加学生一二九运动,建国后曾任建村部副部长,文革中含冤去世,年仅五十一岁。杨涤生故居文革中曾遭破坏,然大局未损。余道宜加保存,村人摇头。盖午台南塂旧村已列入旧村改造规划,旧房都将拆迁,几年之后,午台南塂旧村将不复存在。余闻之深为叹息。现代社会,城市化日益吞噬着一切,古老的文化在这场所谓文明的浩劫中将不复存在。世人在制造繁荣,却泯灭了灵魂。
古时的午台南塂,到处古木葱茏,家家房前屋后植树。建国初期,粗可逾抱之树处处可见。古老的牌坊、戏楼、古宅、古树遍布村中,其境有若小桥流水之江南。人云自初家南望,不见房屋,只见树木。然而现在走入午台南塂,却已难寻旧时的面貌了。据说文革中,红卫兵打着破四旧的旗号,大搞破坏。村内牌坊被拉倒,祠堂被拆,文物被烧,古树被伐,到处一副破败的模样。现在随着城市的侵蚀,村内仅有的一些古建筑也将被拆除,实在是可惜。
午台南塂建于明末清初。有清一代,十分繁荣,曾出过六进士十举人,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过去午台南塂人深以官多为荣,然历经文革等运动,老人多讳言其事,以至于现在许多午台南塂的年轻人对自家的历史茫然不知。许多珍贵的历史将被遗忘,文化的血脉将被割断。
午台南塂杨姓古时书香极浓,世出读书人。学而优刚仕,故清时出过不少官员。建国初从教者多,据云出过五十多个校长。然杨姓人虽然有文化,却性多刚直倔强,直而不曲,为官多清廉,于仕途却多不顺。午台南塂杨姓多初发极盛,少年得意,却多遭坎坷,结局不理想。古时曾有人称午台南塂前对某山,势如官帽,然仅存一翅,故虽早发,却做不了大官。余意杨姓人性刚直倔强,乃处世为官之大忌。古人云:“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以午台南塂杨姓人之刚直个性,遭遇不测在情理之中矣。
离开午台南塂,北望午台村高楼群起,四顾现代化工厂环拥而来,这些现代的建筑,这喧嚣的现代文明紧逼而来,似乎在咆哮着宣告午台南塂即将告别过去的历史。午台南塂,这正在成为一道逐渐远去的风景,而它承载的文化与历史也将与之同时逝去。然而,午台南塂的历史是一段不应忘却的历史,午台南塂的精神是一种不应远去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