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晨报:包头与杨家将的渊源

投资过亿由香港著名导演陈勋奇执导,张柏芝、任贤齐、刘晓庆等众多明星加盟的电影《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将于下月来包头拍摄外景,并且要在包头寻找杨家将的后人。消息一经传出,人们在欣喜之余不禁要问,剧组为什么要选择在包头拍摄外景?又为什么要在包头寻找杨家将的后人?包头和杨家将之间有哪些渊源?

  昨日,记者专访了包头史学专家、内蒙古科技大学历史学教授张贵,为读者揭开杨家将与包头的渊源。

  杨家将的故事在民间流传甚广,包头也不例外,仅记载在史志中的传说就有三个。

  传说一:

  杨六郎一箭射至阴山

  相传在今天的包头固阳县西斗铺镇西光禄塞的白石头沟山上,有一数尺长石缝,缝中插有一箭杆,数百年如此。传说杨六郎镇守雁门关与辽军交战,杨六郎让其退一箭之地再讲和与战。于是杨六郎让其副将孟良偷偷将一枝箭插在阴山白石头沟的石缝里,虽然白石头沟距雁门关千里之遥,契丹仍误以为是杨六郎一箭射出之地。这寄托了人们对骁勇善战的杨六郎的赞美之情。

  传说二:

  穆桂英登马石饮马泉

  在包头市固阳县城东南十五里有一座明灯山。山顶犹如巨龙的眼珠一般浑圆、光滑,像两盏明灯,因此得名明灯山。山上有白色小路,走到尽头有一小泉,清澈见底,严冬时节亦不结冰,民间相传此泉为穆桂英征辽军时的饮马泉。在泉的南侧有硕大的圆石头,上面有清晰的人脚印,相传这就是穆桂英的“骑马蹬石”,说明穆桂英来此征战过,休息过。

  传说三:

  高旺牧虎关骨肉团聚

  哈德门古城位于现在包头市九原境内,是一座汉代古城,秦汉时期的九原郡的五原县。2004年张贵曾专程到古城考察,看到古城遍布灰色的陶片,走到半山腰时张贵遇到一个年龄约七十岁的老乡,老人告诉张贵当地人管这里叫“牧虎关”。张贵考察回来后查阅资料发现,在1943年包头编写了一部《包头市志》,书中明确写道在包头哈德门沟口有一座牧虎关,这部《包头市志》是手抄本,根本没有在社会上流传,却和老乡的说法相吻合。还有一本《绥远志略》中也记载了牧虎关在昆都仑沟哈达木尔口(即现在的哈德门)沟口,这两点证明哈德门沟口确实有座牧虎关。

  在牧虎关就有杨家将的传说。传说杨业被害死以后,其手下的一员大将对大宋的统治阶级心灰意冷,不愿再为大宋江山效力,因此辞官出关。后来宋朝发生叛乱,佘太君扛起了抗辽的大旗。佘太君想将高旺邀至麾下效力,就派杨八姐化装改扮,出牧虎关寻找高旺。在杨八姐的劝说下,高旺碍于往日情分答应回到关内帮助佘太君保宋朝江山。当两人准备通过牧虎关回到关内时,守关的士兵不认二人,且两人拿不出通关文书于是拒绝让二人入关。

  高旺一怒之下叫关,与守城将领张宝打了起来,张宝不敌高旺,败下阵来。张宝的妻子和高旺再战,只见她舞动一块手绢一样的东西,天空中顿时刮起了一阵黑旋风,高旺不紧不慢地在地下画了一个十字,顿时天空中又起了一股黑旋风,且比之前刮起的旋风高三四丈,足见张宝之妻也不是高旺的对手。高旺见这位女子容貌秀丽,出语戏逗,张宝之妻羞愤之下退回关内。高旺拿出武器继续叫关,此时城头出现了一位老夫人,老夫人一眼认出高旺就是自己的丈夫,大声喊高旺的名字。高旺抬头细看,认出守城的老夫人正是自己的妻子,遂顺利进关。而张宝则是高旺的儿子,因高旺离家多年音信全无,儿子随母亲姓高。

  包头关于杨家将的三个传说

  包头有关杨家将传说

  的真实性

  ■《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剧照

  小说《杨家将》中描写,潘仁美(原型潘美)与杨业一同出征。为陷害杨业,潘仁美提前升帐(类似今天军队中的早点名)致使杨业迟到,潘仁美借此打了杨业八十军棍,杨业负伤出战,为解救被困在二郎山的杨六郎、杨七郎,被辽军包围负重伤被俘,死在李陵碑前。

  杨业死后,潘仁美嫡系王强的姑爷拆了杨家大门上悬挂的门匾,气病佘太君。杨六郎得知后,偷偷私自回家探母,焦赞、孟良两副将亦随后赶回,焦赞、孟良杀了王强的姑爷赶回边关。皇帝因此要杀杨六郎,焦赞又从边关返回劫法场,后杨六郎被发配云南。后来辽军来袭,布下天门阵,宋军受挫,要破天门阵需要穆寨的降龙木。宋军派杨六郎的儿子杨宗保去穆寨寻找降龙木。在穆寨,穆桂英在与杨宗保交战,并喜欢上武艺高强,容貌俊美的杨宗保,嫁与杨宗保为妻。从而引出巾帼英雄穆桂英,以及后来“十二寡妇征西”的故事。

  《宋史》中记载,公元986年正月,宋太宗下诏分三路北伐,其中西路军任命云应路行营都部署潘美(即小说中的潘仁美)为帅,云州观察使杨业为副帅,蔚州刺史王侁为军器库使,监军。战斗初期颇为顺利,杨业在雁广北口首战告捷,乘胜攻占寰、朔二州,随后又攻克云、应二州。

  五月初,辽圣祖轻率大军出战先大败东路军,后集中大量兵力攻打潘、杨率领的西路军。杨业退回代州,辽军占领寰州(即今朔县)。这时宋中央政府命令潘、杨率军护送代北四川居民内迁。但在敌人大军压境的情况下,要完成这个任务是相当艰巨的。

  杨业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先派人密告云、朔等守将,等我军离代州北上时,令云州民众先出城,同时派骑兵接应,强弩千人守住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以保证三州民众撤走。监军王侁在潘美的支持下,有意陷杨业于困境,不同意杨业的意见,并讽刺杨业“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要杨业率兵出雁门向北进攻。刘文裕也从旁一唱一和,赞成王侁意见,杨业当即说道:“不可,此必败之势也。”王侁进一步挑衅地说:“君侯素号无敌,今先敌追挠不战,得非有它志乎?”逼杨出战。杨业非常气愤地说:“我不是怕死,我是考虑如何完成任务。既然你们这样责问我,我只好出战,这样必定失败。我是太原降将,蒙皇上大恩,我愿以死报国。”临出发时,杨业指着陈家谷说:“你们务必在两翼布置步兵强弩,我转战到这里,你们就出兵夹击救之,不然,我们将全军覆没。”

  七月八日夜,杨业率军出石碣路上,第二天早晨到达朔州东部,与辽将耶律斜轸相遇,双方激战,杨业部被围。后突围退到狼牙村时,被辽兵赶上,又打了一场恶战。黄昏时,杨业突出重围,来到陈家谷口。潘、王在当天于陈家谷口布阵,从早晨到中午,使人登高望之,王侁以为辽兵定被杨业打败,欲争其功,即领兵离开谷口进军,潘美不能制止,沿交河西南行10公里,打算领兵抢攻。可是不久即得到杨业战败的消息,便慌忙撤兵逃走。杨业退到陈家谷口,一见无人,“即抚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兵力战,身受几十处伤,士兵所剩无几。杨业仍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迸,遂为契丹所擒,其子延玉也战死。杨业叹息曰:‘上遇我厚,期讨贼捍边以报,而反为奸臣所迫,致王师败绩,何面目求活耶’,乃不食三日死。

  小说与史实的区别

  全国各地有关杨家将的传说众多,包头有关杨家将的传说有多少真实性?张贵教授提出了三大论据。

  一、穆桂英家族

  生活在阴山脚下

  按照小说中的描写,穆寨应在今天的云南。据《杨氏宗传》中记载,杨宗保在云南丽江与穆主作战娶了穆桂英,表明穆桂英是云南丽江人。但除了云南还有很多地方也自认是穆桂英的家乡,如北京密云水库附近有一个穆家峪,当地老乡说这是穆柯寨,就是小说中穆桂英的家乡穆寨。当地也有穆桂英的上马石、拴马桩和传说有关的景物等等;山西的繁峙、浑源都分别有穆桂英遗址,离石西崖底村还有穆桂英墓,保德县的《保德州志》中记载,“杨文广之妻慕容氏,武艺高强,英勇善战,辽兵将均畏之”,该志说慕容氏家乡在保德州的穆塔村;宁夏的环州有一个木瓜寨,因为穆桂英的先锋官名叫“木瓜”,所以也有传说认为木瓜寨是穆桂英的家乡;湖南的武陵山在宋朝时期叫穆角寨,在这里有穆桂英和杨宗保的“陵墓”,当地人认为这里就是穆桂英的家乡;《中国武将列传》中记载杨宗保和穆桂英在河北曲周县作战并相识,由此传说穆桂英是河北人……全国有关穆桂英的传说还不止这几种,几乎所有和穆桂英有关的地方都有类似的传说,那么穆桂英到底是哪里人?

  穆桂英是慕容氏,慕容氏一族生活在大青山脚下,也就是今天的呼和浩特、包头一带,谁能证明?有三个人可以证明,一个人是卫聚贤,他在其撰写的《杨家将及其考证》一文中写到,穆桂英的穆姓实为杨文广妻子慕容氏之姓氏慕容一语的音转。而慕容氏是鲜卑族,从北魏时期就居住武川至固阳一带;第二个人是欧阳修,他在《杨琪墓志》中写到:“杨琪初娶穆容氏,又娶李氏。”杨琪是杨文广的堂兄;第三个人翦伯赞先生,他曾经在《杨家将故事与杨业父子》中指出,杨琪既娶穆容氏,杨文广与穆容氏联姻,自然也是可能的。在这篇文章中翦伯赞就把“慕容氏”写为“穆容氏”。

  二:杨家将在阴山一带戍边作战

  《宋史·真宗记》中记载,公元983年至1003年,宋军和辽军两次在阴山作战,说明在阴山打过仗,杨六郎驻守边防二十余年,当时宋和辽的边防线就在阴山这一带。

  《宋史·杨业传》中记载杨业有7个儿子,小说《杨家将》也写到杨业有7个儿子,但只有一个儿子的名字和史籍相符,就是杨六郎——杨廷昭,说明杨六郎确有其人。另据《宋史》记载杨廷昭的儿子名叫杨文广,说明杨文广也是真实存在的(小说中杨六郎的儿子叫杨宗保,孙子杨文广)。

  《宋史》记载杨业战死在李陵碑前,据史料记载,李陵碑在大同西500里,就是今天的呼和浩特至包头这一带。

  《五原厅志》记载,在巴彦淖尔市的杭锦旗,有一个古城就是杨家屯兵之所。

  三、实物证据

  小说《杨家将》中,焦赞在何处守边关无处查询,但焦赞墓就在呼和浩特蜈蚣坝,一直保存到民国初年。据《归绥县志》记载:“宋焦赞墓”,在焦赞坟乡附近,有残碑剥蚀殆尽,碑阴词曰,“洞号洪洋临驿路,莫使银牙误,杨业孤坟无定所,那更有焦赞墓,宋裨将传三尺土,待我来怀古,子夜祀神敲社鼓,靖朔漠偏思汝。”碑文意思为杨业战死后不知道被埋在什么地方,于是人们到杨业的副将焦赞的坟前祭奠焦赞的同时,也是在追思凭吊杨家将。

  在包头市的沙尔沁有座六郎庙(古建筑已被拆毁,现在看到的是新建的),每年的五月端午,当地人都会登山祭拜杨六郎,说明当地人把杨六郎与阴山的渊源关系,以祭祀的形式固定下来。

  综合以上几点,可以确定杨家将的确在阴山这一带或者更具体的阴山包头段和辽军打过仗,因此包头才会流传着关于杨家将的传说,这些传说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事实依据。

  杨氏多处宗谱鉴别

  杨家的后人谁是正统的已难以考证。目前史学界比较认可的说法是山西代县枣林公乡是杨家将的故乡。在这里有杨家祠堂,有忠武祠等。杨家祠堂是杨家第十七代传人在元代时修建的。代县的杨家后人,在二十多年前已经传到四十一代,自从《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剧组开始在包头寻找杨家后人,包头也陆续找到很多杨家将的后人,并且都有族谱,但是多为三十多代,差距悬殊,但也不能说这些都是假的,因为杨业有八个儿子,族谱的延续也可以存在一些疏漏的地方。现在杨家有多处宗谱,需要鉴别考证。

内蒙古晨报
作者: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