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宇霆---六、关于父亲的生活习惯

六、关于父亲的生活习惯

  父亲是个烟酒不动,没有什么嗜好的军人,每天天未明时就到兵工厂去上班,天黑后才回来。每日在家中只吃一顿晚饭,伙食很是一般。我同父亲同桌吃饭,饭后父亲一定吃一、二个蜜桔,夏天是半个西爪,不吃其他零食。休息一会便自己去书房批看文件,有时一直到深夜。他有秘书却很少用,完全亲自批阅。记得我常用剪子给他剪来信的封口,大约每天都有十几封至几十封。有时来客人时,父亲就在家北客厅里陪同打牌,甚至是通宵。牌友当然都是东北的主要人物,我记得有:吴俊生、诸玉璞等人。同时家中还有两位术士――张老先生(人称张神仙)、马老先生(不知名),此二位我们不知他们是何法术,但我们全家人都非常憎恨他们。父亲死后,他们当时就离开了我家。事隔19年后,母亲和哥哥想起来还骂他们呢!

  父亲从来未有过女秘书,即便是男秘书,也是处理公务,属于家务往来是由我母亲杨张秀山出面。

  黑龙江督办吴俊升太太、奉天兵工厂总办米春霖太太、东北高级军官邢士廉太太、内蒙古达尔罕王的福晋、少帅夫人于凤至、吉林督军孙烈臣太太、热河督统汲金纯太太,都是我母亲的干姐妹,她们经常在一起联系、看戏或者是打牌等等。

  父亲的朋友当然很多,较近的只有二人,翁之麟与张楞生。翁是兵工厂会办,乃翁同?之孙。张楞生是东北电信监督,辞官后住大连。

  父亲的日本朋友,据我所知有森川、于治田、手冢、明石等,名字我都不知道。森川是个医生,后来父亲给他一所楼房,此楼坐落在大东门外,他就在这开设了大东医院,自任院长。记得主治大夫是章琴诗,他是父亲的军医官。父亲死后尸体被接回家时,由森川院长给父亲洗的尸。于治田是日本做钢材生意的商人,我小的时候经常到他家去玩。手冢、明石都是奉天兵工厂技师。

  父亲去世后安葬在家乡,辽宁省法库县东蛇山沟村。下葬时我陪同母亲回家乡时,张学良将军还派了一卡车士兵护送我们。带队的是一位姓白的连长。当时我是唯一的儿子,因长兄春元在德国求学未归,次兄燮元不知去向,凡是儿子应行的孝事,我都做了。我同母亲归来时,河上的冰开化了,这是1929年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