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宇霆---四、皇姑屯事件后

四、皇姑屯事件后

  老帅死后,有人劝说父亲出国走走,父亲说语言不通很不方便。副官高凤岐对我说,当时法国欢迎我父亲去,父亲都没有去。当时我母亲劝父亲不必干了,功高震主,怕是将来有危险!父亲说:“汉卿不会把我怎样!”

  张作霖因不听日本人的,所以被炸,我父亲也是如此,就是“邻国之贤,敌国之仇”。因此父亲被杀不能全怪罪于张,实际中了国内外之奸计了。

  张学良将军给我母亲信中有这样几句话:“……我实在出于无耐,才做出此事,如果老帅在世时,要这样做我也会为他跪下求情……。”父亲是士官(日本士官学校)派的首领,当时虽说父亲没有兵权,但他手下的人很多。例如,东北海军司令沈鸿烈是父亲向张作霖推荐的。沈鸿烈是日本商船学校毕业的,湖北人,原是一个普通的职员,他被父亲赏识后,应邀由北京到东北,创建立东北海军。初时,叫他去吉黑江防舰队当参谋,那时在松花江上有几艘船,由他来训练,后来成立了一个庞大的渤海舰队。为了接近父亲,沈把家迁至我们的家乡法库县。在法库县买了田地及房屋。从此他就说是法库人了,并言称世世代代为法库人,他百年之后,要葬在我父亲佳城之侧。后来舰队进驻青岛(舰队大约是11艘船),青岛市市长胡若愚(张学良的人)被他挤走,他就兼任青岛市长。再后来又做了山东省政府主席,日本侵华时他坚决抗日,又坚决反共。当时很得蒋介石的信任,因此任过南京政府农林部长。日本投降后,他又任浙江省主席。尽管这样,记忆中,我们家庭之间是彼此没有来往的。

  1928年12月29日,东北易帜,父亲坚决反对。原因是不愿服从蒋介石,这也是与张学良将军主要矛盾之一。由易帜起至父亲死,仅仅12天。我记得我们家是不挂青天白日旗的,父亲死后才悬挂,父亲死时年方45岁。

  父亲迷信扶乩,经常由贵局长(不知何名、何局长)给扶乩,父亲死的前一日,乩语很不吉利,贵局长劝说父亲:“乩语很不祥,请您多注意。”父亲认为去帅府没有问题。有人说:乩语是八个字:“杂乱无章,扬长而去。”死后传遍了民间,谐音为:“炸乱吴张,杨常而去。”究竟是否是那天的乩语,我不敢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