滹沱河倒流四十里

 滹沱河倒流四十里

石俊文

  沿滹沱河逆水而上,在代县城东20公里的东留属村东南,有一座黑石砌成的墓丘,墓丘上立着一个小碑亭,碑上刻着:“宋赠武将军延兴杨公神墓”一行大字。杨延兴,又名杨延嗣,就是杨七郎。因此,当地人管这个墓叫七郎墓。七郎是怎么死的?为啥死后孤零零地葬在远离代县城20公里的滹沱河北岸呢?说来不免叫人伤感。杨家将镇守雁门关,常居代州,监军潘美督战也住代州。在公元986年北宋伐辽战争中,杨家将被围困在两狼山上,等待潘美接应。可是,等了又等,却不见援兵,没办法,杨继业只好派七郎回去搬救兵。临行前,杨继业反复叮嘱七郎:“见了潘美,千万不要喝酒。”七郎记下父亲的吩咐,冲出重围扬鞭催马,连夜奔回代州。

  却说心里有鬼的潘美,得知七郎回来的消息以后,大为惊慌。他最恨杨家将,最怕杨七郎,暗想:杨家父子已困两狼山,七郎怎会回来呢?来者不善呀,我要给他来者去不了,去者回不来!于是唤来张龙、赵虎,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顿,才把七郎迎上大堂。

  七郎说明情况,要求潘美马上发兵。潘美微笑着道:“七将军,辛苦了!本帅先为你设酒洗尘,大军随后就发。”说完,张龙捧上酒来,举到七郎面前。七郎说:“父亲被围,七郎无心饮酒。”潘美再三相劝,七郎只是执意不饮。潘美眉头一皱,说道:“我本以为七将军是天下最英勇的将军,想不到今天却如此惊慌失措,经不起事!好吧,酒退下!”七郎一听,不禁怒从心起,大声喝道:“酒来!”张龙战战兢兢地把酒献上,七郎举杯一饮而尽,对潘美说:“元帅,请发兵吧!”话音未落,就昏昏沉沉醉倒在地。原来,那酒里早下了蒙汗药。张龙、赵虎见七郎醉倒,抢着上前将七郎五花大绑捆了个紧绷绷。潘美咬着牙关说:“七郎呀,七郎!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难逃劫了,哈哈哈……。张龙、赵虎听令,将七郎拖到后院,乱箭射死!”张龙、赵虎得令,把七郎绑在后院一棵花椒树上,传来一队弓箭手,准备下毒手。不想这么折腾了半天,却把七郎折腾醒了,他睁眼一看,见自己被绑在树上,前面站着一队弓箭手,心里即刻明白过来:中了潘贼得奸计了!还没来得及细想,只见乱箭象飞蝗一般,嗖嗖飞来。七郎圆睁豹眼,紧紧盯着前方,于是,一支支利箭都从七郎身侧飞过,却没能射到七郎身上。原来,杨家父子除了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外,每人还有一种特殊的本领,如大郎的袖剑,二郎的千斤肩,五郎的脱骨法,六郎的回马枪,等等。这七郎更绝,他会“瞅箭法”,只要他用眼睛一瞅,那飞过来的箭就会飞到一边去。弓箭手见射不着七郎,大为吃惊,急忙去报告潘美,潘美听了,心想:早听说七郎会瞅箭法,看来是真的了!他眼珠一转,马上想出对策:“张龙赵虎听令:把杨七郎的前额刮下来,遮住他的双眼,再用箭射!”结果,果然破了七郎瞅箭绝技,可怜七郎,一员堂堂虎将,竟死在潘美的乱箭之下!

  潘美害死七郎之后,为了消灭痕迹,避人耳目,便命人把七郎的头割下,悄悄抛进滹沱河里,身子却在另外一个地方。

  说来也奇怪,七郎的头被抛到河里后,河水顿时咆哮翻滚,倒流起来,一直倒冲了20公里,在代州最东的一个村庄——东留属,把七郎的头冲到河滩上,河水才平平静下来,改为顺流。就在这时,杨继业兵败两狼山、绝食之死的消息也传回来了,百姓听了,无不伤心落泪。他们悄悄把七郎的头收起来,葬在滹沱河北岸。人们又在这里建了一座碑亭。潘美因陷害杨家将被官降三级后,北宋皇帝为纪念杨延兴,在东留属为杨七郎“敕建”陵园一处,陵墓葬有杨七郎的头颅。但是,七郎的身子当时究竟被潘美埋在什么地方去了,却成了千古之谜至今没人知晓。

(作者:代县新闻办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