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老令公(杨业)的父亲到底是谁?

王鸿儒

杨业即为杨再思四世孙

谁都知道,杨家将一把手杨业本是北宋抗辽名将。杨业及其家族成员忠心保国、浴血沙场的悲壮故事,一千多年来,在民间广为流传。人们可以不假思索地说出这个家族一连串闪光的名字:杨老令公(业)、余太君、杨六郎(延昭)、大郎、二郎、三郎、四郎、五郎、七郎以及杨宗保(文广)、穆桂英、杨排风等,堪称满门忠烈,名闻遐迩。其知名度之高,以习武家族论,在中国至今尚无出其右者,故世称“杨家将”。据<宋史)所载,杨业本是并州太原人.他的后人怎么会流散到了湘黔两省?

这件悬案一直搁在我心里,直到最近才弄明白。原来杨家将后人非但不是从山西流散来的,他们的祖籍本来就在湘西靖县,而在北宋时代.靖县与贵州境内之锦屏、黎平,都属靖州.归荆湖北路管辖。这一带在秦汉时期,都是大夜郎国故地,原来杨家将是不折不扣的夜郎人!

飞山,在湖南靖县西北十里。一名胜山。五代楚马氏时飞山洞蛮保据于此。《通鉴注》:飞山比诸山为最高峻,绝壁千仞.环山有濠堑。其遗址尚存。

另一条“飞山堡”下则如此记载:

飞山堡,在湖南靖县西北十里飞山上.一名马王坪。五代时马氏遣兵讨飞山洞蛮屯兵处。宋置飞山堡。

飞山既在湘西靖县,恰为锦屏东邻,锦屏之有飞山庙自然同此山有关了。而“洞蛮”所指,则为侗族先民,靖县、锦屏以及包括湘西南、黔东南的大部分地区。都是侗族聚居之地,看来飞山庙又与侗族有关。飞山曾经是古战场,事在唐末五代,要理清飞山庙的来龙去脉,非要一头扎进历史中去不可了!

据新、旧《唐书》、《五代史》及《宋史》的有关记载,自周秦始,江汉以南,居住在闽、粤、湘、桂一带的百越民族统称为“南蛮”。秦汉以后.因为历次的战争,纷纷向湘黔川边境北上西迁。成为后来的布依、壮、侗、水、傣、仫佬、土家等单一民族。侗族则主要分布在湘西、黔东南一带,四周环山、中有坝子,坝中多溪流的“溪峒”之中,古称“仡怜”,或“峒蛮”。古代的侗族尚武,不仅溪峒之间有“峒款”约束的军事联盟组织,而且有习武的传统。面对历代王朝的民族歧视与高压政策。侗家人与当地错杂而居的苗、瑶等族常联合起来,共同反抗官家。

唐末五代时候,居住在湘西诚州、徽州的杨氏豪族崛起,统治了附近州县,酋长杨再思成为“十峒首领”,被封为“飞山令”。那时湖南境内建了个楚国。楚王族即为上文所引的马氏。楚国不断向西扩张。湘西、黔东一带的侗、苗、瑶各族因势单力薄,不得不先后归附。而杨再思却自称诚州刺史。统领十峒之众,所辖之地就包括紧邻靖州的锦屏以及黎平诸县在内。杨再兴誓不投降,率本部以飞山为据点同楚军展开激战,在当地传为佳话。宋太祖开宝六年(公元973年).杨再思被追封为英惠侯.赠封祭祀.历代不绝。飞山庙即由此而立,锦屏之有飞山庙,其源亦出于此。据通道县侗族《杨氏族谱》所载。太祖之后.杨家子孙因武艺出众、能征惯战常被朝廷征调至各地戍边,杨业即为杨再思四世孙。其祖父杨麟曾从湖南奉调太原,其父杨信做过麟州刺史。麟州在今陕西神木县北。杨业孙继祖职,做了大宋朝的太原令,处在抗击辽国的第一线上。杨家将戍边抗敌,不少人在战斗中马革裹尸、死不还乡,不愧为夜郎人。的忧秀儿女。谷口一战,因潘美及监军指挥失当;杨业兵败。与其子延玉同时被俘。杨业有乃祖之风,宁死不降,遂绝食三日而死。后来杨业孙子杨文广奉调广西,又回到了南方。(参看林河《中国巫傩史》)。杨家将祖孙数代本是离乡游宦在外的夜郎人.修《宋史》者不察,定杨业为“并州太原人”,实大谬为然。杨再思后人中青史留名者,还有南宋时岳飞的部属、抗金骁将杨再兴。杨再兴是湘西新宁县大圳洞人,南宋初为大盗曹成所虏,因其威猛。曹成用作卫士。其时岳飞任荆湖路安抚都总管.剿灭曹成,义释杨再兴,再兴遂为岳飞部将。此后随岳元帅转战各地.抗击金兵,骁勇异常.屡建奇功。郾城一战后,“兀术怒,合龙虎大王、盖天大王及韩常兵逼之。飞遣子云当敌,鏖战数十合,敌不支。再兴以单骑人其军擒兀术,不获,手杀数百人而还。”从《宋史》本传中这一段描述.可想见杨再兴当日出入敌阵、势不可挡的风采。杨再兴后来战死在小商桥畔,其子弟携骨灰及遗物还乡归葬。两宋时期.锦屏属荆湖北路,归靖州管辖。锦屏、靖州以至整个湘西,在秦汉时代。都是大夜郎国的势力范围,至今新宁等县的瑶族。还保留着“竹王祭”的习俗。而杨再兴故里每年在大圳峒杨统制庙前举行的祭竹王活动。更热闹非凡。据当地瑶族寨老介绍,他们的祖上就是从贵州古州(榕江)、黎平、锦屏一带迁徙过去的。其实无论当地侗、瑶,还是苗族,都是创造夜郎文化的共同参与者。杨家将那种死打硬拼的精神,无疑也是夜郎文化的遗风。据说明初为朱元璋平定天下、建功立业的黔宁王沐英,凉国公兰玉。其先祖也是湘西城步境内的飞山蛮。如此看来.飞山庙所祭祀的又可能不只杨氏一人一族,或者是为了祭祀侗族飞山支系中那些为国战死者的英魂,或者为了纪念其中的功业彪炳者。也未可知。

贵州民族报20031027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