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七郎究竟有没有后代?他的后代有没有可能从山西来到泰宁?

泰宁县城往西北方向前行约5公里,便拐进一条蜿蜒崎岖的只容得下一辆小车行驶的乡村沙石路。在丹霞地貌的峡谷中窄约半个小时后,忽见奇峰怪石中闪出一山谷,丹枫绿竹,掩映着巨大的山岩。这里,就是泰宁最后的穴居人家――圣封岩。

  圣封岩窄小狭长,最高处20余米,矮处2米不足,深约20余米,宽约百米。村里的老人说,他们的祖先在这岩穴里居住了有四五百年,繁衍了几十代(族谱记载为40代),鼎盛暑期,这里居住了三四百人。如今第39代的长者72岁,而第40代的长者则有90多岁。

  在圣封岩,村里人都很自豪地说:“我们是杨七郎的后代!”

  历史上的杨七郎众所周知。杨业率子与辽兵在两狼山谷作战时被辽兵围困,杨七郎杀出重围,昨夜赶回朝廷讨救兵。谁知潘仁美私仇膨胀,竟在杨家父子血染疆场、生死存亡之际,在洗尘宴上,将七郎灌醉,绑在柱子上,用乱箭活活射死。

  杨七郎究竟有没有后代?他的后代有没有可能从山西来到泰宁?居住在岩穴里的处划他的第几代子孙?村里人说族谱里有记载,在杨家亨家里放着。要等到清明那一天,才能从祖宗牌位上取下看。

  今年清明节,我陪同《福建画报》记者吴军专程到圣封岩朝廷采访,翻阅了杨氏族谱。族谱记载完整,有8大本。第一本里记载着:“始祖,七郎公,讳绍达,宋太尉,加赐太史大中大夫,生死未详…..”村民们说是杨七郎的后代,就是根据族谱记载的。

  圣封岩的杨姓村民,每年清明要到离圣封岩不远的账干村去祭祖。那里有个很大的墓,是七郎公的墓,但是文革期间被村里的耕山队开辟良田时给挖了,当时的墓碑没有保留,接下来再去找一直没有找到,成为历史上永远揭不开的谜。而在村口的杨公庙被香火熏黑的石碑上,依稀可见“明万历十四年”的字样,足以证明这里400多年前便有人烟。村后的崖顶上,有座后人修盖的寺庙,据说原来的老庙是从落差十几米的山下一直盖到山顶的,呈三层九幢模样,遗迹依稀可见,庙后岩面上,凿迹也清晰可见,足见当时寺庙规模之恢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