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全县——杨家土司祠堂

天全县——杨家土司祠堂
杨家祠堂在当地也叫杨家土司祠堂,位于天全县老场乡老场村。据说,杨家土司祠堂最初为明代天全六番招讨使司副招讨使杨世任修建,祠堂坐北向南,分为前堂、正堂、后堂,东厢房、西厢房,四合院建筑群,穿斗式木结构建筑,小青瓦顶,占地面积有五六百平方米。这样的面积,在雅安来说是少见的。唯一遗憾的是,现在祠堂内的设施损毁严重。

关于土司杨世任,史料记录简略。在任乃强所著《天全杨土司世系》中记载:杨世任(明史作世绳),正德间袭。以助高氏兵,罹祸,葬霸王山。残碑只有数寸。妻高氏金姐,育子泰。

现在保存下来的是清同治11 年重建的杨氏家族的宗族祠堂。

在杨家祠堂的正梁上,有关于杨家祠堂重建的记载,“同治十一年岁次,壬申月健任,子朔十一日壬辰寅时登柱。正取癸丑日辰时上梁大吉,唯祈合族发达,僧俗咸安、子祥之兆”。

如此算来,杨家祠堂从同治11 年(公元1872 年)至今,已经有130 多年的历史。短短数十字记录了祠堂修建的时间和对族人的祝愿。

可以想见,当日上梁时的热闹场面。但现在,祠堂寂静无声。

祠堂里,中间的木柱子就是杨氏家族辉煌的最好例证。柱子大的直径有70 多公分,没有虫蛀的痕迹,柱子下的垫柱石,均为8 角菱形,雕刻有各种花纹,有描写劳动场景的、有戏曲故事的、有祈求福祉和祝愿长寿的,内堂对称的两个柱石上,还分别雕刻有两个狮头,雕工精美,栩栩如生,只是有些部位已经损坏。

杨家祠堂的柱梁百余年不朽,还有着令人惊叹的传说。杨家第37 代后人杨名光讲述了祖先修建祠堂的故事:

杨家祠堂最初开建的时候,是在明代。后来在清代重建。为了保证杨家祠堂的经久耐用,当年的祖先想了一个“招标”办法。一次,杨家主事人召集了周围乡镇的所有木匠来“投标”。杨家主事人让所有的木匠,制作一匹木马,打了各自的记号。然后,将所有的木马捆在石磨上,泡到当地的水沱之中。7 天后,再将这些木马从水中捞出。将木马剖开后,杨家主事人发现,唯独有一个木匠制作的木马内部是干燥的,其他的都已经被浸泡湿透。于是,这位木匠拿到了杨家祠堂重建的工程。

现在可以见证这个祠堂历史的梁柱,没有虫蛀,想必与这位木匠的手艺高超是分不开的。杨家祠堂也就成了杨土司在雅安的最后见证。

四幅楹联展现杨家殷实

杨家祠堂本为二进房结构的四合院,但前院的戏台在解放后被一场大火烧光了,今天幸存下来的,就只有后四合院。解放后,杨家祠堂成了学校,是当地一所小学的教室和老师宿舍。

但在不经意间,残存的遗迹仍可让人遐想当年的场景。

后四合院东西厢房各有三间,几经改造,如今成了学校堆放旧课桌和杂物的房间,再也见不到原来的样子。

厢房两端的门柱上,却有四幅楹联。从靠北边的两道门进去,分别是思过处和适意斋。思过处对应的是“一院图书自清洁,百家文史足风流”;适意斋对应的是“松间泼墨临摩诘,花径衔杯咏少陵”。

东西厢房靠南的两头则是养性轩和清心所了。养性轩对应的是“石上题诗扫绿苔,室窗酌酒邀红月”;清心所对应的是“敲诗人坐小楼中,看竹客来深巷好”。

天全本土文化人杨贤斌在其作品《寂寞杨家祠》如是解读:原来凡有过之人,却是要从书中来净化心灵的。由此可以看出,当年杨氏家族非常重视书对人的教化作用;松林间学习王维画画写字,在花圃之中吟诵杜甫的诗句。而养性轩的楹联对仗工整,意境优美,讲的是杨家人对艺术的向往和追求,描述的是一种非常惬意的生活。清心所这两句描写的大约是祠堂周围的环境以及主人平时学习和与朋友交往的情景,颇具田园特色。“四副对联不知有无出处,或是祠堂主人自撰题写也未可知。如果真是那样,则杨氏先人的文化修养以及生活的殷实由此也就可见一斑了。”

关于杨家祠堂的传说已经所剩无几,方志史料也难以寻找。但在杨家后人口中,还有些零星故事。

杨名光说,很久以前,杨家出了个力大无比的男儿叫杨永武,他每顿能吃下一蒸笼饭,能将一头牛一把抱起来。一年,恰逢朝廷征兵,杨永武应征入伍,在战场上屡立战功。成了一代名将,之后被奸人所害。

杨永武一去不返。老娘非常思念他。一日老娘正在田中干活,一只乌鸦在她的头上盘旋,叫声凄惨,如泣如诉。老人觉得蹊跷,抬头询问:乌鸦啊,乌鸦,你别叫了,我儿出去已经几十年了,如今没有消息,我想他想得眼睛都哭瞎了,如果你是我儿,你就下来吧。老人话音刚落,乌鸦便一头栽倒地上,气绝而亡。

老人十分悲痛,遂将乌鸦抱起,送到祠堂,找到族长将事情原委讲述了一遍。族长认为这是英烈的魂灵回到了家乡,于是召开全族会议,决定隆重安葬这只象征杨氏英烈的乌鸦。据说,还在祠堂办了七天七夜的道场,安葬那天,场面非常宏大,全族人都来哭丧。

如今,乌鸦坟就埋在杨家祠堂的后面。族人相信,杨永武的英灵会永远护佑着他们。

祠堂与土司联系还需发掘

关于杨土司入驻天全的故事,已经为人熟知。

公元881年,唐僖宗因黄巢起义而逃至成都,建立逃亡政府。唐军江南临江府人高卜锡和太原人杨端先后率部进入今天天全境内。高部以现在始阳、新场一代为据点,杨部则以现城厢、老场和灵关一带为据点,各自扩充实力,逐渐控制了今天天全全境和今宝兴、芦山、荥经、泸定的一部分地方。并形成土司统治,沿袭到清代。

《雅州府志》有载,“杨氏副招讨世祖杨端以千牛卫扈从僖宗幸蜀,屯于六番招讨司境。昭宗嗣位,命于高氏分土而治。”

土司统治结束于1729 年,杨家祠堂重建于1872 年。那么,这座杨家祠堂是否真是杨土司后人所建呢?

据杨家后人说,祠堂正厅正墙处,原是供奉杨家先祖杨永忠的,同时也是召开家族会议、祭祀、执行家法等家族活动的场地。

1728 年雅安天全高、杨二土司举家迁徙到江西临江府(今江西南昌市)落户。那么,杨永忠是否是杨家直系后人呢?这中间140 多年,县志上没有记载。杨家祖先杨永忠和杨土司杨端,与世袭杨土司有没有关系,这些还值得考证。

但人们相信,杨家祠堂和杨土司有着莫大的牵连。毕竟,杨土司的主要统治范围就在老场这一带。而从山西迁到天全,杨家也繁衍为一大家族,人员发展至周边县市。

“杨家祠堂,经过了历史的考验,至今存在,它是那段历史的印证,记载了我们所不知道的时光,它的历史文化价值是不容我们忽视的。”天全县文管所所长高建伦说,“但更多的联系,还需要去发掘和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