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這是我的 先祖之一....與猶榮焉啊!

看看這是我的 先祖之一,就記載在我家的家譜上的!
現在經由政協懷遠縣委員會發佈在他的網站上---與猶榮焉啊!!
杨氏兴学散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寿民 人气:1506 更新时间:2005年04月01日 

旧社会,怀远城关流传着宫、宋、杨、林四大家这样的口语。老城北门口杨姓是城乡闻名的望族。杨氏不仅在清末从政为官的不少,就是民国年间,任县知事以上职务的也颇不乏人。值得提出的是:不论在朝在野,杨氏门中不少人,远见卓识,热心兴学,惠及青年,育人成才,造福乡梓,利及国家。
  修学宫,子承父志
  学宫(即黉学)年久失修,两庑倾圮。杨时迂先生目睹颓垣,不无感慨,即图修葺,不幸的是,事未举而疾作。先生召二子大勋、大奎嘱咐说:“吾生平无憾事,惟修学宫之志未遂。”先生逝世后,大勋等于康熙丙申年,亲自筹划,重建两庑十间,黉门一座。雍正癸卯年复于青云路建魁星阁楼三间。学宫的修缮,使崇祀孔夫子的殿堂面貌一新,为振兴我县文风的一大功德。这真是父为有志者,子是无私人。子承父志,邻里称颂。
  又,监生杨时卓,捐资修大成殿,其子大成捐资修学宫戟门(即过泮桥——俗称状元桥,通往大成殿的门)。
  筹膏火.弟继兄业
  清代同治初年,县最高学府真儒书院(今粮油食品局),毁于兵燹,四乡学子就读无所,令人焦虑。附生杨汝桢先生,协助邑令屈公承福(常熟人,在怀远任职,政绩斐然,博得民众赞颂,人称屈大老爷)筹款重建,几经周折,工程完竣。由于战乱之余,公费不足,筹措经费,实为书院迫不及待的急务。先生又多方奔走,襄助邑令屈公谋求解决办法。时值淮河大水退后,新淤湾田甚广,皆为近地居民私占。众议重新丈量。丈量土地,核实地亩,触及不少群众私利,招致怨恨是必然的。当时,口说应该丈量的多,而甘愿身当此任者少。况且,战乱之后,人心惶惶,谁愿干这招惹是非的琐事,因而议而难决,徒发空论。杨汝桢先生目睹此情,敢说敢做,毅然担当了清丈湾地的重任。屡费口舌,迭经周折,清丈结果,得田数千亩,收麦三百余石。书院膏火之资,始有着落。
  书院房舍修了,经费也有了来源,但入不敷出,困难重重。时有杨寿宝先生,字鹤卿,号渔村(为杨汝桢从弟)幼颖悟,七岁能文,弱冠游县庠,旋补增生。洪杨军过境,地方土匪蜂起,先生奉父母,携妻孥,远避淮东苏皖边界,入幕从政。倦游归来,设帐河,教授林观察竹溪之子相生等,课读有年,皆有成就。自是,慕名来学者日益增多,戚族成名者多出其门,因而遐迩闻名。
  光绪十三年江宁朱文尉奉檄知怀远事,大宪谕之日:“怀远乱后,政治废驰,学校悉毁,无人兴修,闻县绅杨某者品端学粹,若征之助理,必能挽颓风。”朱到任后,即敦请杨寿宝先生佐理。为谋地方公益计,先生慨然允诺。并请姚锦堂,范献卿、宋伟之等为助,谋划、筹措经费,修旧建新,增添设备。为此,一面知照垦户纳租兴学,一面分函怀远籍宦游者募款助学。不久,外宦复函,慷慨乐输,各垦户亦踊跃交租,由是经费充实。随即置市房三处,基地三段,增筑书院船厅三间,并置考试号桌。又以所得余息重修学宫及文昌宫,魁星楼,并于其旁建卫碧轩一所。复筹集乡试,优拔贡、童生试卷等费存储应用。光绪二十七年,以年老力衰辞,而书院储蓄除购置房产及一切费用外,存钱七百二十四千,银七百两,银元四百二十元,清查登册,报县备案,以明责任。杨先生任地方事务十年,不但整顿学校不遗余力,而且城乡间,有以疑难事件来求评判者,无不晓之以礼,衡之以德,劝之以义,动之以情,人多折服,讼事少而邻里和睦,颇得绅民颂扬。历任县知事皆多称道,众口交誉,不胫而走,堪称楷模。
  办学校 长幼尽力
杨氏门中,人才辈出,致力兴学,后继有人。清末,县城开办了五所学堂,校长为杨氏门中人的就有三所,抗日战争以前,仅有的一所县中,自开办到日寇侵占县城,县中的四任校长杨姓就有两代三人。劝学所、教育会,教育局也都有杨氏门中人任职。
  养正学堂:养正学堂是清光绪卅年杨启泰先生(同盟会会员)开办的。杨启泰字景三,号筱鹤,行一,堂行九(人称杨九),曾在都督府充政治顾问,留守府委派为北伐诸军联络使。杨先生除办养正学堂外,安庆开化学校亦为先生创办。
  养正学堂的命名,是为教育学生养浩然正气。养正是我县旧民主革命活动的秘密据点。清末,杨氏门中不少人参加了同盟会,如杨启泰、杨乃炎(即杨耀南)、杨立藩等。参与办养正学堂的还有杨乃炎、杨立诚等人。这所学堂为保证教育质量,延聘的教员多为饱学知名人士。有人还革命者。如辛亥革命,光复怀远的淮上军东路指挥袁家声,就曾在该校任教(袁还先后在乐群、萃华两校任教)。杨氏诸子经常在学校中同袁家声,韩卫生等同盟会员,密议革命大计。怀远光复前夕,淮上军派员来怀,商谈进军事宜,就以养正为联络点。袁家声率淮上军东下光复怀远后,养正、乐群、萃华三校学生纷纷要求参加淮上军。袁同三校学生既有师生之谊,又有革命感情,于是成立学生军吸收热血青年参加革命。学生军后来为光复蚌埠、狙击张勋,流血牲牺,立下功劳。
  时光流逝,风云变幻。民国二十年,共青团怀远特支成立,下分设南、东、北三个小组,东组负责人杨宏谟(解放后在北京工作),裴兰谷(解放后在西北工作,曾任西北体育学院党委书记)都是养正学校教员。这所曾为蝈民主革命提供活动场所的学校,又成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据点。
  养正学堂曾改了几次校名,如福德祠(俗称大土地庙)小学——>第一国民小学——>鳣堂小学——>顺河小学(解放后由东升镇小学即前私立中正小学、崇实小学合并后改称今名)。
  养正本是杨氏办的私学,可是,就读的学生,却不只是杨氏门中的子弟,可以说惠及邻里。
  杨氏门中从事教育工作的,颇不乏人。上至省教育厅,县教育局,下至中小学,既有单位负责人,也有一般教师。现将知名者简介于下:
  杨立藩先生,宇屏之,号筱斋,邑庠生。历任本县教育会长、财政局长、团防局长,安徽省二、三届议员,从政有年,颇具政绩。值得提出的是,有三所学校同先生有关。一是真儒学堂,民国二十年前后,曾改为县立第一高级小学,因学田租不能征收而停办。先生热心教育,清查学田及湾地租,并拔充为一高基金,学校得以恢复。先生主持校政,尽心尽力,毕业生成绩卓著,人才辈出,功施至今。据访问曾在一高读书的老人,皆称杨公德高,为饱学宿儒,治校有方,育人得法,实为典范。二是乐群学堂,光绪卅二年,县城第二大户宋姓在今实小校址办起乐群学堂,为宋氏家学。这所学堂的首任堂长就是杨立藩先生。宋氏也为怀城望族,族中名流能为校长者当不乏人,为什么要请先生呢?知情者会说,先生是宋氏乘龙快婿,此话不假。《杨氏宗谱》说先生“文笔充畅,热心教育,忧人之忧,乐人之乐。”当是根本条件。上述一高学生对先生的评论可为佐证。三是筹办怀远县立初级中学,民国十五年以前,县城只有教会办的私立含美、启慧两所中学,是年,绅商各界倡议兴办县中,杨筱斋先生及杨乃炎等积极参与筹办,费心劳力,在所不辞。
  杨宏运,字文卿,行一。杨立藩先生长子,安徽省立第五师范(校址在风阳)毕业,历任县立高小教员,教育局长兼县中校长,后离任去西安在陕西省教育厅任职,曾深入各县筹建县教育局,发展教育事业,在西北高原上播下了文化教育的种子。其爱人王振姝女士(随丈夫去西安后,曾被杨虎诚将军聘为家庭教师)毕业于启慧女中,二十一岁时在女小任教(民国十年前后)。当时社会风气不开,女孩上学困难颇多,甚至遭人非议。振姝女士为了移风易俗,启迪民智,就有意识地在放学时率领女学生穿街过巷,势同游行少这个行动,在现在看起来不值得一提,可是在当时,的确是需要有勇气和毅力的。
  杨乃毅,原名杨乃益,字仲强,又字友之,行二,堂五,邑庠生,安徽优级师范毕业,师范科贡生,历充凤阳初师教员,安徽实业司第三科科员,怀远县视学兼劝学所长,县立一高校长,县中教员、校长。杨校长离职后,继任校长为杨宏远,杨去职,接任的是杨景周。
  杨景周:原名兆熊,又名云浚,字景周,号佛华,行一,邑庠生,南京高等学堂理科毕业,格致科举人,分部七品小京官,三年以后,主事用。后至甘肃省历任西宁、平罗、岷县等县知事。任中卫县知事曾获六等嘉禾章。离任返里,曾任师资养成所所长,县立初中校长。县中开办至抗日军兴的十一年期间,杨景周校长任职时间最长。这段时间正是学校由巩固而发展的阶段,创业难,守成也非易事,百端待举,耗人精力。先
生为树人大计,不辞劳苦,主持校政,颇有成绩。民国二十一年,全省中学生毕业会考,县中毕业生二十一人全部及格,私立淮西中学毕业生30人还有一名不及格的。县中教育质量的提高,博得民众和绅商各界的赞扬。这是杨景周校长的荣誉,也是他辛勤劳动的结晶。
  杨启佑:字正甫,号遁圃,行一,廪生。清光绪庚子,辛丑恩正饼科举人,本县劝学所所长。
  杨氏诸子均己作古,他们兴学的业绩,知道的人也不会太多了。当然,他们在世时大多从政为官,显赫一时,生平作为,或誉或毁在所难免。这里记述的仅仅是杨氏诸子兴学育人的一鳞半爪,以便从教育方面来了解认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