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将的故事(09)

八、 杨家将故事源流
流传至今的杨信、杨业、杨延昭、杨文广祖孙四代的史实记载,就《宋史·杨业传》及杨延昭、杨文广附传,也只不过数万言,而杨家将的故事,从北宋时的小说(讲故事)、短剧,南宋时的平话、杂剧,到元明戏曲、清代小说,总计不下数百万言。形成这样大的反差,并非是世人所说,完全是文学作品虚构染的结果。如果对这些文学作品的源流进行一番考察,找到其源头,就有可能辨别其中的真实部分,从而丰富杨家将史实,有助于重新认识和评价杨家将的历史与功绩。
北宋欧阳修在《供备库副使杨君墓志铭》中说:“君讳琪,字宝臣,姓杨氏,麟州新秦人也。新秦近胡。以战射为俗,而杨氏世以武力雄一方。其曾祖讳宏信,为州刺史。祖为重勋,又为防御使。太祖时为置建宁军于麟州,以重勋为留后。后召以为宿州刺史、保静军节度使。卒赠侍中。父讳光扆,以西镇供奉官、监麟州兵也,卒于官。君其长子也。君之柏祖继业,太宗时为云州观察使,与契丹战殁,赠太师中书令。继业有子延昭,真宗时为莫州防御使。父子皆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至今天下之士至于里儿野竖,皆能道之。”这篇《墓志铭》作于宋仁宗皇祐三年(1051年),距杨业殉国不过65年,距杨延昭去世只有37年,杨文广还健在。这时候,杨业、杨延昭的英雄事迹,已经是“天下之士至于里儿野竖,皆能道之”了。也就是说,杨业与杨延昭的抗辽事迹,在他们去世后的当时,就已经普遍流传开了。传播这些事迹的始作者,无疑是那些跟随杨业、杨延昭在前线作过战的将士们。当事人讲述自己亲历的战事,可能有些形容上的生动渲染,但所讲之事和主要人物、主要情节应是可信的。这种讲述和流传的形式,称作“口啤”,是研究历史不可缺少的材料。这就是杨家将故事的源头。
北宋时,娱人行业中有叫做“说话”的,说话人专讲各种故事,叫做“小说”。这种“小说”已经深入民间,连孩童们听说三国故事中刘备打了败仗都皱眉叹气,听到曹操打了败仗眉飞色舞。据郎瑛《七修类稿》说,就连宋仁宗也爱听讲故事,每天都要叫说话人进宫给他讲一段“小说”。说话人为了防止遗忘和授徒,便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称作“平话”。有人将杨家将口碑流传的战事加以笔录,形成话本。讲杨家将的话本,至迟在南宋时就已经出现。元人罗烨《醉翁谈录》所记的南宋话本中,就有《杨令公》、《五郎为僧》的篇目。这两种话本的主要部分当是源于北宋的口碑传说。宋代的小说、话本,都强调“事有源流”,“小说纷纷皆有之,须凭事实为根基”。著名学者余嘉锡曾说:“元杂剧及今小说之言,盖官书之所讳言,流传于故老之口,其事容或有之,未必纯出于捏造。”
北宋时有一种短剧,也叫“杂剧”,南宋时有人称作“南剧”。北方金所辖地区仍称杂剧。元人陶宗仪《辍耕录》所列的金院本,就有说杨家将故事《打王枢密》的短剧。该剧脚本在金时只存一折。北宋杂剧和金院本杂剧的脚本,通别称为“”(音chuàn,即短剧)。陶宗仪所列金院本《打王枢密》这个短剧,应该是北宋脚本。这是与小说、平话流传杨家将故事的又一种文学作品形式。
以上所述,杨业、杨延昭事迹的口碑流传,早于史书记载,其形成的文学作品与历史记载平行流传,距今年代愈久远,可信程度愈高,尤其是宋代流传的小说(讲故事)、话本、短剧,应与历史记载互为表里。这就是杨家将故事的特殊性。如果能够以此为契机入手,进行综合研究,并结合考古发现(如前所述1991年河北雄县发现的杨延昭地下防御工事),或许能够逐步解开杨家将历史记载与传说故事之间反差之谜团。
元明时期,杨家将故事主要流传形式戏曲和长篇小说。臧懋循《元曲选》中有据宋短剧《打王枢密》加工成的《谢金吾诈拆清风府》,还有一本《昊天塔孟良盗骨》。《也是园元明杂剧孤本》中,有《八大王开诏救忠臣》、《焦光赞活拏肖天佑》、《杨六郎调兵破天阵》各一本。近代学者余嘉锡说:“此五剧之所演,虽非杨家将之全,而大体已具。”此外,明剧中演杨家将故事的还有《黄眉翁》、《金牌》、《三关记》、《金涧记》、《焦光赞建祠祭主》等本子。
明代的文学成就,最突出的是长篇小说。描写杨家将故事的作品,出现了《杨六郎》或曰《杨六使》的小说,在坊间发售,很受世人欢迎,甚至达到了“家蓄(藏书)而人有”的程度。到嘉靖、万历年间,有人便把民间传说、曲艺、戏剧和其他小说中有关杨家将的情节部分,收集起来,参以史传、方志,编写成长篇小说。就目前所知,主要有两种,即《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简称《杨家府》)和《南北宋志传》。《杨家府》共八卷,五十八节。叙事起“宋太祖受禅建国”,至杨文广之子“杨怀玉举家归太行”止。其作者不详,题有“秦淮墨客校阅,烟波钓叟参订”字样。据考,“烟波钓叟”名纪振伦。《南北宋志传》共廿卷,一百回。后十卷、五十回称《北宋传》(又名《杨家将》),叙事起“北汉主屏逐忠臣”,止于“杨宗保平定西夏”。其作者为熊大木。这两部小说演义内容较为丰富,出现了诸如“杨门女将”的故事等。
到了清代,演绎杨家将的故事,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可归纳为小说、曲艺、戏剧三种文学形式。自明代《杨家府》、《杨家将》两部长篇小说出现之后,仿作蜂起,到清代,较为成功的如《北宋金枪全传》、《天门阵十二寡征西》、《平闽十八峒》、《两狼山》等小说。还有一些虽主题不是专讲杨家将故事,但有杨家将故事情节或人物小说,如《五虎平西》、《五虎平南》、《说呼全传》、《万花楼》等。演讲杨家将故事的曲艺,以北方的鼓书和评书最为著名。其中的段子如《杨七郎打擂》、《八虎闯幽州》、《杨金花夺印》等最为盛行。仅据河北省曲艺家协会1961年初步统计,清代流行的杨家将故事的曲艺节目,就有23种。戏剧演唱杨家将故事的剧目,也大量出现。尤其在“京剧”中,出现了《寇准背靴》、《佘赛花》、《穆桂英桂帅》等脍炙人口的剧目。据民国初年王大错《戏考》所载,杨家将故事的剧目就有43种。清廷所编的《昭代萧韶》中,所列的演唱杨家将故事的“连台戏”(单出)多达240出。京剧之外的几十种地方戏剧中,以晋剧、豫剧、河北梆子等演唱杨家将故事的剧目为最多,而扬剧《全部杨家将》剧本,共计十八部,三百八十场。清末至民国年间,虽经战乱,但杨家将的故事,仍以多种形式在民间流传不息。
建国以来,杨家将爱国主义精神,得以发扬光大。大量新编和重排的杨家将小说、剧本、曲艺作品相继出版,如《杨家府》、《杨家将》、《杨家将演义》、《杨七郎打擂》、《佘赛花》、《杨门女将》等,广泛流传。其中,由著名评书艺术家刘兰芳及王印权,综合杨家将流传的故事,重新加工,编著出版了评书《杨家将》 100回(1981年,河北人民出版社),并在中央和地方电视台多次演播,使杨家将故事及其爱国主义精神,通过现代化媒体广播民间。人民日报社记者白夜及妻子沈颖,用了数年工夫,写成了80余万言的《杨家将全传》(1992年,中原农民出版社)。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宣传杨家将故事的又一种文学形式小人书、连环画,达数十种,深受少年儿童的欢迎。如1983年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杨家将》小人书一套21本,故事情节生动,语言简洁流畅,绘画手笔精美,称为杨家将小人书中的精品。还有海南摄影出版社出版的《杨家将》小人书,一套计60本。
戏剧是传播杨家将故事的主要形式。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人民剧院上演了《全本杨家将》计100场,轰动一时。京剧《穆桂英挂帅》,被列入我国优秀传统剧目。对外文化交流代表团所带节目中,《穆桂英挂帅》受到海外观众的高度赞誉。地方剧团所演的杨家将剧目,亦很受欢迎,对于传播杨家将故事,起了很大的作用。电影、电视剧是现代传播形式,特别是电视剧,已经成为人们不可缺少的每日必看节目。演播杨家将故事的电影、电视剧亦有多种,其中不乏有香港、台湾的作品。著名剧作家梁枫创作的电视连续剧《杨家将》,于1985年获得广电部国家最高奖——飞天奖,并参加了中日电视艺术文化交流,在日本上演,很受欢迎。其拷贝出售到30多个国家,使杨家将故事和爱国主义精神,在海外广为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