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应龙是被朝廷逼反的

杨应龙是被朝廷逼反的默认分类 2009-11-30 11:50:13 阅读18 评论0 字号:大中小

第29任播州侯、第12任播州宣慰使杨应龙的口碑并不坏,主持播州政务期间,扎扎实实为播州老百姓办了诸多实事。别的且不说,就说水利建设吧!被人吹为“播雅天池”的大水田,就是今天的遵义县龙坑镇共青湖,明明是播州杨氏先祖修建的,老百姓却传说为是杨应龙一巴掌拍出来的,5个拇指印都还在,不相信你自己去看!三合镇九坪八幅堰、团溪白果雷水堰,城南80里石家堰、楼子堰,城南20里双龙塘,城南100里大寨塘,城西南30里梳池堰,城南微西70里螺蛳堰,城南60里龙魁堰,城北30里菱角堰、60里双仙堰,城东20里陈家堰、官庄堰……不管是不是杨应龙执政时期修的,当地老百姓摆起杨应龙用“赶山鞭”像追猪、牛那样赶走大山修堰塘的龙门阵来起串串。城东新蒲镇枫香园村民组有座山头叫做空壳山,山顶上不知是何人修了一座石拱桥,一点沙浆都没有用,全部是毛石块块干砌的。传说杨应龙想把空壳山南面的两座相对的山头赶到一块,筑一道大坝,把从三桂庄流下来的水堵起来养鱼,空壳山上的那座石拱桥是杨应龙修的钓鱼台。

明万历元(1573)年二月,杨应龙袭任第29任播州侯、第12任播州宣慰使,上对朝朝廷,可谓忠贞不二。倘若杨应龙对朝廷有二心,绝对不可能在万历十四年给朝廷“献巨木七十”,那“巨木”可是播州一宝,名曰楠木,生产于大娄山和尚嵇镇。当年采伐楠木之地叫做楠木厂,就在桐梓县南溪口西南;放木排的地方在尚嵇镇境内的乌江河,名曰楠木渡。也不会于万历十四年正月充当朝廷平定松番土著民族作乱官军的先锋,十五年七月从四川巡抚徐元泰之调前往平越诸卫平乱。万历皇帝朱栩钧也不可能赐给杨应龙飞鱼服和都指挥使官衔。

杨应龙主政播州时期,播州疆域南抵黔南东坡、烂桥,东南至清平(今凯里),东止龙泉司(今凤冈县)境,北倚重庆府,西北靠永宁(今四川叙永)、西迄沙溪城(今金沙县境内),这个杨应龙也太不会攻关,只听命于四川布政司和朝廷,贵州布政司在杨龙眼中根本不算老几。贵州布政使(巡抚)、巡按管辖地域虽小,但也是一方诸侯,岂能容人小视?万历十八年,贵州巡抚葉梦熊向朝廷举报杨应龙“凶恶诸事”,巡按陈效历数杨应龙“二十四大罪”,欲置杨应龙于死地而后快。谁知四川巡按李化龙要调播州杨应龙家兵去松潘 平定土著民族动乱,奏准朝廷“暂免勘问,俾应龙戴罪立功”。杨应龙到底有什么“凶恶”,有哪“二十四大罪”?未见史籍。只言片语中略露杨应龙的罪恶为“用诛罚立威,五司七姓不堪其虐”。“诛罚立威”若是罪,统治者何以要制定维护自己利益的法规、法律?“五司七姓不堪其虐”,大概是指杨应龙没收治下播州长官司(今遵义市红花岗区、汇川区、遵义县)、白泥长官司(今余庆县白泥镇)、余庆长官司(今余庆县敖溪镇)、黄平安抚司(今黄平县)、容山长官司(今湄潭县)、草塘安抚司(今瓮安县猴场镇)、真州长官司(今道真、正安二县)不受节制的长官和庄主的官庄、田地、房舍、女人,赏赐给湖广、贵州两地逃难到播州的苗民,何罪之有?大一统以来,凡不服从官府统治者,都在被惩治之列。

至于“二十四大罪”,完全是张的帽戴给姓李的。如“结苗夷反叛朝廷”,本是杨应龙祖上杨友同杨爱争夺侯位,杨友攻击杨爱之词。明成化二十三(1487)年,杨友上奏朝廷,说杨爱结苗夷反叛,造火器、旗 、金爪钺斧、调总旗等,号“亲军”。又说杨爱阉割土民,立金龙门于宅前;开尚(嵇)瓮(安)铁冶,令伪阉官司炼熟铁为军刀;置织造院,招收民人赵其等100余户充织匠,造龙凤蟒袍;立商税局于白田坝(今遵义市老城);起调军兵3000余众,假水西送丧,演习武艺;设教坊司,以伪阉官掌其事,虏良家庞兆期女胜真、福真等100名充女乐,教习杂剧;每适节旦,爱穿龙衣,自称国王天主,其妻称地主;置后宫,夺赵高僧幼女玉真为宫妃;用师巫魔术魅庶母贯氏;禁父妾马真、蒋真等宫中,奸使有身;常强淫宫婢宋真,宋真不从,凌辱狼籍而后杀之;科派各里人民……得金银若干万两,养老庄田子粒若干万石,珊瑚树若干株,珍珠帘若干挂,玉圭若干芴,马若干匹,牛若干头;尝梦骑龙登天门,上帝谓之曰,此南方帝子也……《明史纪事本末》明载:杨友所奏都是对杨爱的诬陷。48年后,贵州巡抚、巡按把杨应龙祖上内讧之词安在杨应龙身上,也难怪四川巡按说杨应龙无罪可堪;贵州巡抚、巡按没有达到搞掉杨应龙的目的,肯定要攻击四川巡按是有意庇护杨应龙。川、黔两省围绕问不问杨应龙的罪吵得不可开交。给事中张希皋等充当和事佬,奏准由四川、贵州两省会审杨应龙,以显朝廷公正。万历十九(1591)年,贵州巡抚葉梦熊主议播州所辖5个长官司长官由世袭制改为流官制,划归重庆府。四川巡按李化龙引嫌拒绝。

时杨应龙特宠小妾田雌凤,田雌凤早怀谋害正室张氏,夺取张氏位置之心,常在枕边给杨应龙吹“张氏不守妇道”之风。杨应龙一气之下,酒醉后返回张氏居住地永安庄(今汇川区泗渡镇境内),杀了正室张氏和岳母。张氏的叔父张时照和杨应龙的部属何恩、宋世臣等到贵州布政司告状,告杨应龙谋反。贵州巡抚葉梦熊主张发兵进剿,四川士大夫以四川三面接播州,派兵镇压必会伤及四川居民;播州兵骁勇,数次征调有功为由,主张安抚,朝廷决定由四川布政司审问杨应龙。

万历二十(1537)年,杨应龙正在重庆府受审,论罪,当斩。时朝廷下诏征天下兵到朝鲜抗倭。杨应龙自请缴两万两赎金,自带5000兵入朝抗倭赎罪,获朝廷恩准。杨应龙领兵行至半途,倭兵已退出朝鲜,遂领兵返回播州。二十一(1538)年,四川巡抚王继光继续提杨应龙去重庆受审、缴纳赎金。杨应龙抗拒未去。王继光遂派四川总兵刘承嗣、参将郭成统兵3000前往播州抓捕杨应龙。杨应龙挥兵将刘承嗣、郭成的官军围在板桥至娄山关之间的白石口,官军死伤过半撤退。四川巡抚王继光因此而被撤职。二十三(1540)年四月,兵部侍郎邢玠令重庆知府王士琦去綦江安稳审问杨应龙。杨应龙先令其弟杨兆龙到安稳准备好住房、储备好粮食,跪在城外大道迎接重庆知府,告禀王士琦:其兄长杨应龙已捆绑在白石口围杀官军的头子待罪在松坎,因怕安稳仇家加害,不敢到安稳来受审。王士琦获邢玠许可,只身到松坎,判杨应龙缴四万两赎金资助采伐楠木;交出黄元、阿羔、阿苗等验明正身,抵杨应龙死罪。革去杨应龙播州宣慰使官职,将其次子杨可栋带回重庆羁押追缴赎金。后杨可栋死于重庆府狱中,重庆府令杨应龙缴清赎金后方可领回杨可栋尸身,于是逼反杨应龙。

杨应龙反明,并非要推翻大明朱姓朝廷,完全是为报次子杨可栋死于狱中,张时照、何恩、宋世臣告天状的一己私仇而已。